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直456|河北十一选五探讨qq群
2017 12月05號
南江村:留住鄉愁守住鄉土 土樓溝里的美麗鄉村
編輯:新農人

image.png

永定縣湖坑鎮南江村坐落于青山之間,溪流穿村而過,23座土樓和一片獨具特色的“女兒林”見證著該村400多年的歷史。

8月20日,省宜居環境建設指揮部辦公室下發通知,要求全省各地學習借鑒永定縣湖坑鎮南江村和廈門市海滄區西山村、政和縣石圳村等3個村的美麗鄉村建設經驗。

南江村的魅力在哪里?經驗是什么?9月12日,記者一行深入南江村,探訪它的“美麗”故事。

村干部分組輪流巡山

永定縣湖坑鎮土樓溝由五個行政村落構成,南江村就是其中之一。

層林盡染,大片金黃色的水稻梯田與土樓相互映襯,溪水穿過石頭橋洞,亭臺樓閣傍著溪流,放眼皆是田園風光,如同微縮版的“小江南”——抵達南江村,一幅美麗鄉村畫卷在我們面前徐徐展開。

南江村耕地面積1982畝,森林面積9200畝,森林覆蓋率75%。該村黨支部書江記道明告訴記者,眼下村民所種的單季稻即將進入收割時節。

“早些年,山上是另一番景色”,江道明說,原先村民習慣到山里砍樹,一部分村民是為了獲得日常所用柴火,一部分則是為了錢去盜伐樹木,青山成了“癩子”山。

2005年11月,50歲的江道明回村擔任村支書。這位村里的致富能手,曾在1990年帶頭在湖坑鎮建成永定縣第一座私人水電站。

上任后,江道明和新一屆村兩委成員決定封山育林,并告知村民,即便是枯死的樹木,如要砍伐,也需要伐木者到縣林業部門申請批準。為了落實封山政策,各村干部分組輪流巡山,堅持了2年,便遏制了樹木盜伐現象。江道明稱,“有些村民原本把偷砍樹木當成了謀生的手段,2年沒能砍樹,他們只好外出打工了。”

封山后,村內綠化也緊隨其后。如今,南江村共補植綠化樹苗2000余株,修復農民公園2處。沿金豐溪兩岸栽種柳樹、三角梅800余棵,建成一座河濱花園。

image.png

養蜂戶江庚生的甜蜜事業

“癩子”山變成青山,養蜂戶江庚生受益最為直接。

接受采訪時,他剛從山里趕回來,當天清晨,他去山上放養了8箱蜜蜂。今年43歲的江庚生已經養了20多年蜜蜂,但至2010年,他都只養10多箱蜜蜂。

2010年后,養蜂規模逐年增加,先是四五十箱,后是七八十箱,今年更是達到150多箱。“冬蜜品質好,賣價高,我們村的山林有成片山桂花樹,成了最好的冬蜜源”,最近4年冬蜜豐產,他把這歸功于村里嚴格實行的封山育林和村內綠化,南江美景吸引大批游客前來觀光。去年他單靠賣蜂蜜,收入近10萬元,其中三分之一的蜂蜜是賣給游客。今年冬蜜還沒開采,廈門、漳州和龍巖市區的客戶已向他下訂單。

江庚生還養有30多頭的畫眉,每頭平均三四千元,而這些畫眉很大部分也是賣給游客。

去年,江庚生靠著攢下來的40多萬元錢,蓋起了一幢100平方米的新房。

如今,依靠竹林、紅柿、生姜、旅游等,南江很多村民都賺得盆滿缽滿。

“女兒林”里滿是鮮艷的紅布條

南江村村莊對面,山上有片松樹林和山棗樹林,當地人稱之為“女兒林”。

村文書江建波介紹,南江村祖先是從永定高頭鄉搬遷而來,因為是依山而建,村中良田大部分是山里的梯田。據傳,400多年前,一位村中女子出嫁時,感念父母往返山路到梯田辛苦勞作,特地在山路旁栽種一棵松樹,希望以后父母去勞作的路上,有一塊林蔭地歇腳。此舉得到村中人的效仿,此后,每遇嫁女,該戶人都會在那條山中小路旁種一棵松樹。

“無心插柳柳成蔭”,如今3.5公里的山路,兩邊的松樹和山棗樹已達3000多株,最老的一株松樹已有400多年歷史,需兩人合抱。許多樹樹冠上都系著鮮艷的紅布條,布條里系著的是思念和感恩。

“現在,有人考上大學,也會在‘女兒林’種上一棵樹”,江建波說,南江村外出鄉賢做到了根扎故土。400多年來,即便是盜伐樹木最猖獗時期,也沒人打“女兒林”的主意。每年重大傳統節日,外出鄉賢或其后代回來后,都會重走“女兒林”下的山間小路,為自家祖先所種樹木更換鮮艷的紅布條。

南江村現有415戶居民,人口1518人。“幾乎每家每戶都有在海外的華僑,有臺灣的、澳門的、香港的、新加坡的……”村文書江建波告訴記者。

此外,重視教育的傳統,讓不少讀書人走出村莊,走進商場或官場。經德堂作為南江村舊時的私塾,曾有過“八個學生九狀元”的輝煌歷史,9個狀元當中,8個為正式的學生,剩下1個作為旁聽生也中了狀元。走出去的鄉賢,仍心系南江。村口石牌樓、溪邊思親亭都是外出鄉賢出資修建的。用于村里的環衛基金,也是由鄉賢們出資設立。

image.png

振陽樓內的老水井

南江村保存完好的土樓23座,錯落于金豐溪兩岸。其中,振陽樓已存在400余年,為該村年代最久遠的土樓。最高峰時,有500多人同時居住在此,如今還有20多位老村民留守。

山林所涵養的豐沛水源,滋潤著這些古老建筑,在振陽樓內的水井里,記者手拿水瓢,即可從井里裝上滿滿一瓢清水,嘗嘗,那么清甜可口。

南江村祖先是從永定高頭鄉搬遷至此,同時搬來的還有土樓。400多年前,這些搬遷者到此建了一座座不同形態的土樓,有正方形、長方形、圓形、八角形和土箕形,成就了南溪土樓溝里的“建筑奇葩”。

在振陽樓邊上,保留著一排石墩,石墩原來通往旱廁,如今,這些廁所已全部拆除,騰出的空地上早已綠樹成蔭,成為村民新的休閑場所。

如今,村委會建了多個免費公廁。在環境衛生方面,村委會聘請3名專職保潔員,負責收集、清理村內生活垃圾。村兩委干部包段負責河道衛生,“誰負責的河道有垃圾,誰就去撿”,江道明告訴記者,村委會還清理了一條1500米的排污溝,確保生活污水排放順暢,不淤積發臭。

“老水井的水為什么還能那么甜?除了樹林涵養水源外,還和村里的整潔的環境有關。”振陽樓內一位老人說。

離村部不遠,有座農民公園,這是2007年村里拆除10戶人家的危房改建而成的。

建新房需向村委會支付一筆押金

南江村沿著金豐溪而建,傍在村道兩側的幾十座磚混民房,結構樣式不盡相同,但外墻均為土黃色的涂料,這些民房和整村的建筑古樸風格保持一致。

按照“少拆舊房、少建新房”原則搞建設,村里對已建多年、未辦理手續但符合規劃的建筑,能不拆的就不拆,由業主自行進行立面改造,而對“兩違”建筑則堅決拆除。

江道明介紹,2006年初以來,村兩委要求村民建新房時,需向村委會支付一筆押金,同時要求其外墻統一立面顏色,未按要求者,押金不予退還。看似霸道的做法,卻得到絕大多數村民的贊同。“其實,村民的想法和我們村干部一樣,那就是不能讓花花綠綠的瓷磚破壞了南江村的原生態美景。”江道明說。

讓人來了還想來的地方

據永定縣城鄉規劃建設局局長簡尚彬介紹,8月3日,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副廳長、省宜居環境建設指揮部辦公室常務副主任王勝熙去南江村考察后,稱贊南江村“是一個來了還想來的地方,而且還希望能夠住下來的地方。”王勝熙認為南江美麗鄉村建設經驗主要有:項目實施常態化,房前屋后菜地化,綠道建設生態化,環境整治自發化,資金籌集多元化。

沒有搞大拆大建,但南江村守住了自然風貌、鄉土氣息,改善了農村人居環境,打造了具有優美田園風光的新農村,更重要的是留住了鄉愁。

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直456